白起,白色北方。
沉迷cp很多吃很多冷门安利来者不拒。
虽然都想写一写,但就是无法摆脱咸鱼。
QQ3044567950常年扩列。
——每次发文总感觉,啊,又在丢脸了呢。

开始写的时候手机坏了只剩下一张图片,于是现在变成废稿的文,放在这儿激励自己,相信我迟迟迟迟迟迟迟早会填上这个诡异的脑洞的。
暴风哭泣。

四月薄暮下的永生花

一期一振单人。私设高亮。

万叶樱已经开了整整一个轮回。
很多年间一期一振坐在树下看樱花,他看着重重的云飞来又散去,日复一日便那样。
人声渐渐少了。
一期一振记不清是谁先离开的,也许是加州清光?亦或山姥切国广?陆奥守、歌仙兼定还是蜂须贺虎彻?最开始无人有所注意,想着是去万屋买东西,再过几天想或许只是远征时间长一些,毕竟这些都是很经常发生的事。
可是失踪的人越来越多了。
他失去了一个弟弟,他没有意识到,或者说那又是谁呢?
大家接二连三的消失了。之后是乱?还是…药研?
闲适的日子过了太久,忽然发生这种事让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本丸里像是闹了鬼,甚至于青江前一秒还看见石切丸坐在那里,低头捏了捏笑袋再抬头,就发现他...

【放毒】今天的长谷部依旧那么贤惠呢

不正经高亮。警惕。
期中考试衍生出的段…子(?)
复健失败。我写的都是些啥玩意儿_(:з」∠)_
颓废。

——“我有件严肃的事情。”
四月中旬的一天,长谷部第一次在主公脸上看到了凝重的神情,加上一副心力憔悴的样子,实在是大感不妙。
“政府组织了一场考试,要是考不过的话会被暂时吊销审神者的资格呢…”女孩低垂着头,话语里带着哭音,“这样的话…我可能会离开一个月左右喔。”

……

翻译如下:

学校马上就要期中考试我却专注肝游戏完全没复习只怕是药丸,也许会被收手机禁网关在家里闭门造车安心学习直到下一次考出好成绩为止。原地死去。让时间溯行军们入侵一下考场吧,拜托了!

……

开玩笑,我已经看透了。区区期中...

【楚路】再生

很久以前的文终于狠下心拿出来给组织丢脸了。

短篇一方死亡梗。

我绝不承认自己又一次文不对题。


路明非想他大概是最后一个知道楚子航死讯的。


脱离执行部后的漫长休假让他简直不分天日,就如同从前的那些暑假一样,路明非每天早上出门买豆浆油条,对于星期的判断完全依靠门前的车流量。
他不愁吃穿,楚子航从阿瓦隆出来后依旧满世界跑着做任务。虽然因为中国的政策原因没有领结婚证更没有大办婚宴,楚子航甚至连父母都没有告诉,只是简简单单的对着父母的照片拜堂。
就算许下了一生的誓言。


他们住在北京,离机场不过三十分钟的路程,只是想让楚子航方便些,当然或许还有纪念小龙女的意义,这方面的因素从未有人提过,...

小哒宰给小雏鸭扣上圣诞帽什么的www
其实本来想的是中也被迫戴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圣诞帽。
结果...后来...然后。
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啊其实是不想写物理作业所以一边聊天一边弄出的二十分钟速摸x
作为有点晚的圣诞贺_(: 3」∠)_

那还是百花战队刚刚成立时的事情了。
当时百花老板去桂林旅游,拎了两大袋罗汉果回来送给队员们以拉进队员关系。
然而孙哲平从来没有吃过罗汉果。
“可以用来泡水喝,也可以直接吃。”张佳乐很好心的说,撕开包装袋拈了一小块儿放在嘴里含着作为示范,然后就那样戴上耳机去做训练了。
看起来味道还不错。
孙哲平这样想到,他咬了一大口罗汉果,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喂,我说直接吃真的没问题么?”
“是啊。”
张佳乐回头扫了大孙一眼,看到他正废力的嚼着,腮帮子整个鼓起来。
张佳乐愣了三秒,忍着笑把嘴里的罗汉果嚼碎。
然后他咽了下去。

——我是只有天知道为什么乐乐第二天早上要请假的分割线。

@2.5次元人 算是点梗吗。buni

真...

【双黑/太中】太宰治直至二十岁也未曾学会流连于尘世

黑时宰.私设有.

又名《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见到的中原中也用何种方式阻止了太宰治自杀》

欢脱向。

————————————————————

中原中也表示自己绝没有在开玩笑,虽然宅男的生活与黑手党们的确实是有那般远的,可他听说宅男不会尝试去自杀,那些日更的小说周更的动漫月更的漫画不定时更的游戏牢牢栓住了这类奇异人群的心。
于是他被打动了,大概是实在受够了隔三差五跑去把太宰捞上来——是那样一个糟糕的工作啊,再也不想干这样的事情了。
就这样,中原中也暗暗下定了决心,去东京出差的时候顺路给太宰治带了个游戏机回来。
嗯…网上说最近有个很火的游戏叫什么来着呢?
那显然是不重要的东西。
他把装着被自己“特别关照...

【楚路】说书人

各种私设。文不对题。

奇奇怪怪的文风。

趁着雾霾没人知道我是谁的时候来给组织丢脸啦。bushi


————————————————————————

那是怎样的生物呢,流淌着高贵、骄傲与孤独的血。
他坐在青铜铺就的王座上开口。
发出的却再不是人类的语言。

从大地到海洋再到辽远的山巅。
这些都是他的,从他降生的那一刻起。
如若他沉睡了,这些权柄将会封锁。
直至他再度醒来的时刻。
就算他可能会忘记过去的所有。
这些也始终是他的,这一点亘古不变
也总有一天会想起自己那长达千万年的往事。
待轮盘归零。

在只能观摩的、早已安排好的戏码里,踏着命运的轨迹前行。
啜饮权与力酿造的、醇香至烈的酒,镌刻着孤独与永恒的名。
嘴里...

【双源】春和景明

烂尾的《秋水无恙》姊妹篇兼龙墟第六季度文。

大概算是年上(?)

我怎么总在给组织丢脸系列...。

——————————

源稚生拎着行李箱越过涨水的山溪。

梦中的鹿取小镇到了,在第一个梦里死去之后所进入的下一场梦境出乎意料的平和。除了这个镇子一如当年的真实,再相似的只剩下记忆里无始无终般的雨。

没有蜘蛛切也没有刑杀之地,龙血安静的在体内循环流淌,隐约能听到东京来的女孩们踩着木屐踢踏小跑的声音。

如果不是下雨天,现在的鹿取才刚刚暮色四合。曾经的同学们下了社团接二连三从他身边走过,甚至还有人认出他来向他打招呼,但他早已记不起对方的名字了。

不过源稚生还记得稚女是从不参加什么社团的,从...

【双源】秋水无恙

毅然的来给组织丢脸了。

单纯以「在一起」为目的,并没有年上年下之分。

灵感来自五色的秋水无恙,起名废直接用歌名做了题目。

——————

浮华梦,三生渺渺,因缘无踪。

很多年后源稚女又唱起这首歌,每一个音节都曾在记忆里镌刻。

他饮下进化酒,身体机能加速恢复,脸颊渐渐红润起来,有了些许明艳的光泽。

似乎风间琉璃的体质在赫尔佐格死后与他开始了融合,这让他很幸运的活了下来。虽然源稚女并不如何愿意,但总归是件好事情。

然后他漫无目的的走出红井,只觉心脏表层剧烈抽痛,内里不悲不喜,平静跳动。

即便绝世的戏子演过世上千万种感情,也说不清这属于哪一种心灵的倾诉,三分困苦三分安详三分眷恋与一分...

1 / 2

© 白色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